#

      难得孤独 难得清净—专访著名画家寇月朋

      作者:汲平2016-02-25 14:12:19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艺术文化》:中国传统的绘画提倡“师道化”,现代中国画教学如何体现这个概念?

        寇月朋:写生一词,应称其为写生命。每个画家之品行,在笔墨与斗方的宣纸之间尽显无疑。写生乃我国传统绘画从古至今之作画方式,大才大能之人,无不从“师造化”中吸取营养,“穷自然之奥秘,发山川之精微”,才画出了不朽的传世名作。而一般画家则大多是“师古人”,然传承古人不能称其为家。至文人画兴起,写生终为临摹所取代。明清之际,山水画已将前人之画法经典化,画家忽视了对具有生命之自然、观察与体验,使其山水画只是前人丘壑搬前挪后。

        写生必先解决造型之问题,即如何摄取对象之形象,因传统绘画之造型是与笔墨紧紧连结在一起,故写生实为笔墨问题。摹古形成笔墨必是程式化之笔墨,若用此种笔墨描绘具体对象的真实细节和形体关系则很难发挥笔墨之作用,故对于具笔墨功力、经验积累之画者,山水写生需要有用笔墨表现新形象之创造力,这就需改变既有的程式化用笔方式;而没有经过足够临摹、训练、笔墨功力不好的写生,即使画的很准确很深入,画面也会散乱糟糕难以成章法。

        山水写生绝非易事。山水画不同的写生方法,也体现了造型与笔墨不同本质。石涛重“师造化”,描绘真山真水。黄宾虹和李可染同是二十世纪山水画大师,两位现代山水画大师都进行了大量的山水写生与实践。然采取之方法根本不同,他们的写生可以说是殊途而异归。

        《中国艺术文化》:中国传统绘画理念中为什么注重画品与人品的统一?

        寇月朋:绘画之最高尚,则在于人品为最上,中国历代许多绘画大师谈到画品与人品的问题,得其理论为“人品高则画品高”,我认为:人品则为生活中的一言一行,画面之中是人品真假的感情释放,会表现的淋漓尽致,真者假不了,伪艺术家、自私者、功利者、阴谋者则画面里竟为无意义之点线、无清情之笔墨,明眼之人一看便知。

        关爱别人、帮助别人者、助人为乐者、知因果人生者,必自信,自信者,健康也,必在画面之间有明确之处,清晰、肯定、条理、稳重、层次分明、有章有节、责任之心尽显纸面,然更在生活中体现出关心同学之美德,多帮同学拿一点行李、多关心同学一句热语、上下山之路搀扶一把同学、好吃之食物赠于他人、女人与年长者优先,此乃中国传统文化之美德、真正的学习中国绘画之精髓,也当人品高的实际行为,是最最“造型”之基础。

        反之自私自立,没有集体观念、抢大众食物者,从不关心别人者、算眼前利益者、吃饭不讲礼貌者,精于算计者,画面必将层次混乱、节奏不明、无章无节、笔墨浮于表面、重于形式而轻于本质,心灵之小,小于雀蚁之心,哪有太行之高尚与宏伟、哪有太行伟大与博爱,心中哪有江河万里、崇山峻岭,无大家风范者谈何艺德品行。

        《中国艺术文化》:正所谓做事先做人,做艺术搞绘画也一样?

        寇月朋:对,我在教学实践中一贯强调:小班集大社会,众生之相面貌千变,为师者有责任说出,正所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所有目的为我学生于社会中的生存与做人,人者不能用时在做,乃日积月累,威信乃以信取威,方为上者。遇事急于辩解者必是墨胸无点墨。莫谈班级有无画者高人、有无有用之人,功利者只有在某一集体10天存活期,做人与画面经营一样,百处精彩必毁于一处败笔,绘画如此,做人更是如此。

        大智慧者变腐朽为神奇,将错就错。红衣法师言到:群居守口,独居防心。做人做事应象明镜止水。千万莫以艺术家自居,人世间性情百物,适应新集体、适应环境与社会,乃至做人的生存之本领异曲同工,人生一梦,机会许多,大多错过者都乃性情所为,性格决定人生。

        写生应以写生命为最高境界,吸自然之灵气,学习各物适应环境之决心,彻底读懂造化的精神所在;有博爱之心、大将之风度,方能容纳百川,这才是我们写生的最高境界。也是今后做人之原则。做人与绘画一样,方日日修行,苦炼真功!真不是性格与脾气的体现,而是经过千锤百炼后本质上的变化与升华!一次观念上彻底的灵化。

        《中国艺术文化》:您除了繁忙的央美教学任务,还培养一些全国各地的高级研修学员。

        寇月朋:是的,我带荣宝斋画院高研班的学员到河北的丈石岩写生已经是第七天了,这些学员大部分来自于全国各地的美术院校教师、美术家协会的领导、热爱绘画的企业老总等,我一般白天辅导他们的写生晚上进行讲评、讲座;虽然都是各个地方的精英,但一做学生就免不了要我这个先生操心,他们提出的问题更多是怎么能尽快的出来,这我很理解,他们长时间的社会环境商业行为,导致大家希望以最少的投入换取更多的回报,于是很多时候是我对他们的讲授“心安则静,心静成佛”的理论,这也是我这次带学员们写生的主题。佛家的因果的哲学道理在这里是起到了关键的作用,重果轻因会使人浮躁。

        我的《清净世界系列》每天在这宁静的只有三户人家的小山村里不断的诞生新的生命;没有了城市的喧哗,我每天都能听到山间流水的声音,因为它就在你的脚下,那撞击的是人们心中的每一个解不开的结,清洗着凡世的尘埃,使你能聆听见上苍的教诲,每天与大山可以不停的对话;四周安静的能听见草虫的歌唱,这也正是我的《清净世界系列》所要寻求的精神最高境界,还有那哗哗流淌着的祥水甘露,远处山上传来了的槐泉寺院僧人念经的声音,一阵阵的一直到人的心里。

        《中国艺术文化》:所以,您的《清净世界系列》对这些学员来讲,是有“文明的回归和精神的救赎”的意义。

        寇月朋:现代人最深刻的痛苦是在向外释放自身巨大能量的同时,放逐了超越的神圣价值,丢失了自我的本来面貌,沦为贪欲、物质和工具的奴隶,落入人为物役的异化阱,被自己占有的东西所占有,从而造成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物、包括人与自己的扭曲和紧张,由此导致和出现了生态失衡、社会失范、信仰缺失、精神空虚、私欲膨胀、道德沦丧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是现代人日益变成了一种支离破碎的生物性存在和无家可归的精神流浪者。

        在这里我创作的《清净世界系列》的作品,我想能更能体现出清净本身的含义,在教育学生的同时,我每每也在教育自己,在这里是没有丰富的文化生活、没有所谓绚丽多彩的日子,但这更能激发你的斗志、更能让你安下心来面对自己的人生,学员虽然大都是各地方卓有成绩的画家和企业家,但是学生总归是学生,粗茶淡饭坚持不了几天,这应该原于自身的修养与学识以及修行的程度。

        回归和谐、回归简单、回归质朴、回归灵性、回归完整、回归自然;使迷失方向的人们,重新调整显得文明的航向,重新确立科学的发展观,重新建立现代人的精神家园,正是我的《清净世界系列》所以追求的最终目标。当你深在自然之中的时候、当你真正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的时候、当你第一次敢于面对自己的时候、当你真正的看清楚自己良心在哪里的时候、当你把桌上的一粒米放入嘴里的时候、当你搀扶一把老人的时候、当你捐给穷苦人一元钱的时候、当你教育孩子应该怎样做人的时候;而这些都是因为看过《清净世界系列》而发生的,我便安心了。

        《中国文化艺术》:您今年除了教学之外还有什么展览计划?

        寇月朋:继2010年4月宜兴大觉寺第一站,6月苏州嘉应会馆的第二站,10月烟台美术馆的第三站成功举办后,今年,我的《寇月朋清净世界艺术巡回展》第四站于2013年4月13日,在台湾佛光山寺美术馆展出,第五站将于2013年9月10在香港佛光缘美术馆展出。

        《中国文化艺术》:您还有哪些作品还被拍卖?

        寇月朋:前不久在北京鼎周国际拍卖公司举办的2012年春季拍卖会中,我的作品《辩经图》以38。5万元成交,这是自2004年以来《清净世界》系列作品参加历次拍卖最高的一次,《清净世界》系列作品以其独特的视角,真善美的佛教理念,充分表现了当代社会人们对清净,安详,健康,美好的理解和渴望。它受到众多藏家的欢迎。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雕塑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雕塑家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艺术家/ARTIST
        艺术商城/TRANSACTION
      Processed in 0.064(s)   8 queries

      memory 8.28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