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明与寇月朋关于《清净世界》系列的对话

      作者:汲平2016-02-25 13:26:53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时间:2006年11月30日

        地点: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大楼二楼咖啡屋

        人物:陈 明(中国著名歌手)

        寇月朋

        寇月朋(以下简称寇):欢迎陈老师来中央美术学院视察!

        陈 明(以下简称陈):哪里,哪里,向寇老师学习来了。

        陈:

        寇老师,我很喜欢美术,去欧洲的时候感觉到他们的色彩是那么的纯净、鲜亮,真的很美!油画漂亮的原因是否和欧洲的天气有关系?现在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其实我更喜欢莫奈的绘画风格,自由、色彩艳丽,能感觉到空气的新鲜!

        寇:

        真的没有想到,原来陈老师的绘画艺术修养如此的高深,不得了!

        陈:

        不敢当!只不过是喜欢罢了,专业方面还要多向寇老师请教。相比之下,我可能更喜欢向上的、有精神的、阳光的那种感觉,清净、轻松,对生活充满着希望;中国画我了解的不多,感觉都是灰色的,你的《清净世界》系列突然给我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我说不好,反正总有一种冲动想和你好好的聊聊;也正因为如此我就越来越喜欢寇老师的《清净世界》系列了,他们是高尚纯洁的、神秘但又不阴郁,叫人们突然的面对自己和自己生活困难和问题的同时,有不失希望与光明的勇气,这一点是我更加喜欢《清净世界》系列的原因。

        寇:

        是这样的,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掉在所谓的“文人画”中在考虑《清净世界》系列的,总以为《清净世界》系列的色彩应该是那种淡雅、发灰褐色的那种,后来是对生活的理解、多年来对世界的感悟以及经历过许多问题的磨难悟出的道理,关键的是在艺术美感和理论上提高了许多,不过,如果生活中没一个质的改变与飞跃,艺术上是永远提高不了的!这是一个真理,有的时候真希望我的学生能够尽快的感悟到这一点,所以说,作为我们老师责任重大,教书育人,是我们的天职;作为先生,我们自己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没有一个博大的学问观、没有一个大宇宙观、没有一个能从空间上考虑和解决问题的哲学思想,是当不好老师的!

        陈:

        听寇老师的话,今天又长进了不小,下周打球,我得让着你点,反正你是我赢的第一个人,高兴!嘿嘿!

        寇:

        气我不是!陈老师!是我在让着你没有看出来吗?!不过开始的时候相让,最后没有让的资本了!也就是说关键的时候心态失去平衡了。你失分的时候也一样!

        陈:(趴在桌子上使劲不停的笑)嘿嘿!

        寇:

        陈老师。我喜欢你笑,我们之所以有的聊,是因为我们对生活都有着同样的态度!还有就是我的《清净世界》系列,现在以及将来都是最纯净的,我将以最饱满的激情去创作,一月份放寒假的时候要去青海的拉卜楞寺,虽然九零年我们去过,但是这次再去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是带着任务去的!

        陈:

        那太好了!真希望寇老师的《清净世界》系列能感动更多的人;其实在生活里,享受乐趣是非常重要的。现代绘画展览中有些作品,我是接受不了;记的有一次我带女儿去看展览。好像是电视里面的作品,表现的是一帮小人在用刀叉吃一种肠子的东西,小孩儿吓坏了,于是我赶紧把小孩儿带走了;因为她害怕,但是另外一个作品是她特别喜欢的,三个白色同样微笑的人的脸,我的女儿就上去和他们拥抱呢,并且亲他们,所以说儿童是天真的,是检验艺术作品尺度之一吧!

        寇:

        是这样!人之初性本善吗,儿童是最真诚的。你的女儿很可爱,一张小小的娃娃脸,但是讲起话来挺成熟的……

        陈:

        (大笑)什么呀!她才三岁!不过她有时候是挺可爱的,有时候说出的话来让你想象不到,昨天我们家的小阿姨说她的玩具小狮子的毛有点乱,她说:“是很乱!像爸爸的一样。”(大笑)

        寇:

        看见你这么高兴的样子,能看的出来你是多么的爱你的女儿,从你的眼神里,我看见了母亲的伟大!

        陈:

        你会觉得世界上许多东西都是美好的,对以前一些让你感到愤慨、伤心、欺骗等等的一些事情,你认为都是可以原谅的!一切不好的东西你都会觉得会好起来!都会有希望的!我觉得这是我当了母亲以后最大的转变!

        比如:当我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我就会对旁边的人说:“让我安静一会儿好不好?!让我脱离一下现实好不好?!于是马上抱抱我的女儿!这就是一种力量!是女儿给我的!”

        寇:

        看来你现在特别像我了!我每天都在关心我的学生,就觉得像妈!

        陈:

        (大笑)你每天看见你的学生,就像我看见我女儿一样吗?!絮叨吗?操心吗?不过学生可不能随便抱的,男女生都不能!(大笑)

        寇:

        是陈老师!没有开玩笑!一种责任感悠然而升,责任重于泰山!学生管我叫老师,是在给我烧香,我要还愿的!

        陈:

        是这样!哎,寇老师,你们是搞美术的,你研究过人的长相吗?!

        寇:

        当然,人的长相和他的性格是分不开的,比如陈老师你长的就比较开,旺夫相!好!所谓开是指人脸上基本比例比较协调,其次主要是指两个眼睛的距离比正常的稍微大一点,这样看起来比较“开”一些。即所谓的面相好。不管怎么样关键的是生活的态度特别重要!在空间上看问题。面“开”还不够,心还要“开”,心态要平衡,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陈:

        是!这一点我非常的同意!我始终认为音乐和美术是不能够分开的!

        寇:

        很对!应该是姊妹艺术!一直有人这样称呼音乐和美术的关系,我记得世界上三大男高音歌唱家,在谈到中国一位女高音时说:只有你能唱出意大利歌剧优美的线条来,我平时在评论学生作品的时候,完全用的是音乐的语言:你的这张画节奏不对!音响不够强烈、太紧应该在松一点等等,任何事情到最后都是一样的,所以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与学问归根结底都要总结,都要上升到哲学范畴里面,只有这样才能够提高!态度与心态是决定人的情绪与做事情的先决条件,没有了这两点,任何事情也做不好!最近有朋友告诉我,有个别人在仿制我的《清净世界》系列,叫我不要生气;其实我听后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有的到是一点的沾沾自喜。

        有人对你感兴趣应该是好的事情,他仿制你的作品,证明你的画基本上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再说别人也要吃饭,如果他因为仿制了你的画而养活了全家大小,这是幸福的事情!

        陈:

        寇老师真是大慈大悲!通过今天这次我们这样的聊天,我更了解寇老师的为人了,原来《清净世界》系列的背后有这么多的背景和故事,一幅作品的完成是这么的不容易,任何艺术的创作都应该是这样的!

        寇老师,我想和你讨论一个问题。画画的时候是是不是每个画家的视角都不一样,比如画一个同样的物体、山水、树等等,是不是表现的不一样?

        寇:

        大的规律是一样的,美好的、悲痛的、激动的等等都应该是一样的!因为美的规律还是有的,在我的另外一篇文章里,重点已经谈到了这个问题,即动物的生理反映是快感的根源,快感有是美感的原始资料,这样就给一些你前面带女儿看展览的时候所看见害怕的作品一个响亮的耳光,因为我也不喜欢那些东西,个性的形成必须服从于一个阶段的群体及时代赋予它的使命,否则它肯定会在短时间内失去它的生命力!这一点所有发生的事实已经证明了!

        陈:

        哎呀,听寇老师今天的讲课,我真是受益匪浅!希望下次我们还有机会再聊天,很高兴!再次的感谢你!不过打球的时候我可不能让着你!我还要继续赢你!

        寇:好!真希望如此!下周一富丽宫见!

        陈:再见!寇老师。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雕塑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雕塑家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艺术家/ARTIST
        艺术商城/TRANSACTION
      Processed in 0.051(s)   8 queries

      memory 8.28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