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雕塑家黎明:我想创造独特的毛泽东形象

      作者:汲平2012-06-01 15:37:53 来源:中国雕塑家网

          (1/2)作者黎明披露创作细节

          (2/2)雕刻过程一丝不苟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不要去重复别人。我只想创造一个独特的毛泽东形象 

          笔者:参与这个雕塑创作的竞争者很多,都是国内一流的雕塑家,最终你的方案胜出了。你觉得你胜在哪? 

          黎明(以下简称“黎”):毛泽东在1966年到1976年之间,已经登峰造极,国内许多毛泽东雕像都是这个时期的作品。我想我们在21世纪再来回望毛泽东这个历史人物时,应该有一个重新定位,而不是简单重复“文革”时期的那些塑像。跟我一起PK的艺术家们就走了这个套路,要么是毛主席去安阳的形象,要么是毛主席去韶山的形象。这些雕塑人们见得太多了。我想做一个巨型的毛泽东青年形象,一个跨时代的形象,这个形象是可以留给后人看的。中国人在21世纪回望上个世纪时,毛泽东绝对是个绕不过去的英雄。那么怎么展现这个英雄?不要去重复别人。我只想创造一个独特的毛泽东形象,1925年的,青年的,毛泽东没有一兵一卒的时候,对中国命运思考的形象。 

          笔者:为什么要选择“1925年”这个节点? 

          黎:很简单。毛泽东是1925年32岁的时候写的《沁园春·长沙》。橘子洲头最有由头来做毛泽东雕像的就是这首词。《沁园春·长沙》中“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点名橘子洲头。而那时,青年毛泽东不为人知,没有一兵一卒,就可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那种胸怀,正是我要表现的。 

          毛泽东一生中最有名的两首《沁园春》:《沁园春·长沙》和《沁园春·雪》,到了《沁园春·雪》的时候,他就开始“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了,那时,他已经闻名天下了。1925年的那首《沁园春·长沙》就可以看成是一个注脚。从“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到“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是一个历史过程。我要塑造的就是1925年那个注脚。 

          在做这个构思时,我感到我们的方向是对的,但毛泽东的神韵很难把握。1925年的青年毛泽东正好是风华正茂。虽然忧国忧民,但他对中国的前途还是蛮有信心的。所以,他的脸部表情应该是非常复杂的。我们做了好多次设计,一次一次地完善。

         作者黎明披露创作细节

          我生在湖南,长在湖南,有塑造毛泽东形象的感觉 

          笔者:你曾说你在中选之前脑海里就有一个毛泽东的形象在,为什么? 

          黎明:这是我的湖南情结了,我生在湖南,长在湖南,我与毛泽东青年时一样在湘江水里游泳。我有塑造毛泽东形象的感觉,这个平台让我对毛泽东、对橘子洲有最原始的感情。 

          对于踌躇满志的青年毛泽东,我觉得我十分能理解。青少年时期,我曾在长沙一个工厂工作了8年,我也经常去湘江游泳。我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曾多年考美院而不中。但是我始终以天生我材必有用来鼓励自己。我多次面对湘江,同样“问苍茫大地”,我觉得很理解1925年时的毛泽东,那时,他并不为人所知。那种想走出湖南、走向世界的感觉,我就想把这种感觉塑造进去。 

          1925年时的毛泽东究竟有什么抱负?我翻看了大量书籍、照片和后人的评论,找那种感觉。湖南有个电视片说,毛泽东是诗人中的政治家,是政治家中的诗人,以诗发表政治见解,把政治见解融入诗里,我就从这方面去思考,去做这雕塑,体现他诗人政治家的气质。 

          笔者:我来之前看了你的设计图,觉得是新时期里人们对作为历史人物的毛泽东的一个重新解读。很多人感到这个雕像很平民化,淡化了政治色彩,增加了艺术色彩。 

          黎:长沙市多位市领导到我的工作室看过我的设计图,他们强调:“要创作出对时代负责的艺术形象。”橘子洲上的这个雕塑,是留给时代、留给后人的。下一代的下一代,都将从这里知道毛主席以前是这样一个青年,要学习他。我们要做的就是一个励志的青年形象。 

          在构图上有冒险,我只取了他的上半身像来雕塑 

          笔者:你曾说创作这个形象时,要冒一定的险。你说的冒险是指什么? 

          黎:是指我的构图上的冒险。我只取了他的上半身像来雕塑。此前,大部分人雕塑的是毛泽东的站像。人家说,只取上半身的话把毛主席淹在湘江里了。但我想,毛泽东一旦回到水里,他就活了,他是最喜欢水的。湖南很多父老乡亲都知道,毛泽东后来回到湖南已经很老了,但一旦回到湘江里,他就高兴得不得了。所以我只选取了上半身像。 

          又有人说,那还是犯了一个禁忌啊,因为领袖人物绝对是高瞻远瞩,站在最高点呢!可我要表现的是一个还没成为领袖的青年毛泽东。我就需要回到他当时的恶劣环境来塑造他的形象:眉头微微皱着,尽管胸有成竹,但不知道还有多少困难,所以我就塑造一个这样的形象。不妨试一试,如果大家接受了就接受了,不接受把我批得一无是处,我也认了,但是我想塑造的毛泽东形象就是这样。 

          笔者:只有一个巨大的头像有先例么? 

          黎:我努力想把毛泽东的头颅展现出来。毛泽东的精神都在他的头颅里。然后,我们走进毛泽东思想,走进纪念馆,我们要“站在巨人肩膀上来继续我们的革命事业”。 

          最开始,我想将整个橘子洲作为毛泽东的肩膀,但后来多次去现场审视后,发现似乎不可能,最后还是决定浓缩在橘子洲头。塑造出一个山体,来突出“崛起”一个毛泽东。这个“崛起”的创意,我是从《东方红》《浏阳河》这两首歌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出”字中受到启发的,这样,我就要塑造一个山体。 

          正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有次去美国参加一个活动,当时就申请去美国看总统山,考察了现场的尺寸,他们的做法、工序、材料我也了解了,心里就有了底气。“山体”这一点,可谓不谋而合。我当时就想美国人能把4个美国总统放在山体上“塑造美国精神”,我们为什么不能塑造毛泽东精神,在山体上做一个巨大的头像呢,他们是依山作势,在石头山上雕琢,我们是先雕琢好再拼。 

          我在设计的时候,把瞭望台、纪念馆、纪念像融为一体。最早的设计中,参观者可以走到雕塑的肩膀上去,但后来考虑到是山体,陡峭危险,不适合,还要做护栏保护游客的安全,而护栏又破坏了整体艺术性,最后取消了这个设计。

        雕刻过程一丝不苟

          我的这个设计是有原型的,原型比较正式 

          笔者:这个雕像中飘逸的长发显得很酷,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呢? 

          黎:毛泽东1925年在广州时就是这个大背头,他从红军早期一直到延安都是这个大背头,后来才逐渐剪短,那么这个大背头肯定要的。 

          我的这个设计是有原型的,是根据毛泽东1925年在广州时拍的一张照片来进行艺术创作的。那个原型比较正式,因为他是在照相馆照的。我想他在橘子洲头,肯定不修边幅,长发被风吹起,那么我一定要把他还原。这风,是“独立寒秋”那种寒秋北风,也是“北边吹来十月的风”,是马克思主义革命的风。 

          笔者:我注意到这个毛泽东雕塑还有一点皱着眉,当时这个设计是否引起争议? 

          黎:是引起了争议。这个地方我们修改了很多稿,皱不皱、皱多少,打磨了很久。皱太多了,显得有点恐惧;一点不皱,会显得玩世不恭。最开始小稿时我是设计成一团皱的,想表现“我要改变这个世界”的理念。但创作的公众形象要被大众接受,后来我接受大家的意见,慢慢改了,通过微皱这个表情来刻画他的思索。 

          这个雕塑,我想把一代人的追求放在里面 

          笔者:你们把肩和胸塑造得很有力度。 

          黎:毛泽东《沁园春·长沙》既讲出了自己的抱负,也讲到了自己“携来百侣曾游”。其实“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是毛泽东那一代人的抱负。当年毛泽东追求真理,那一代的“毛泽东们”也在追求真理。 

          我这个雕塑,想把一代人的追求放在里面,“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想将毛泽东、蔡和森那一代人的求索,都融在毛泽东雕塑里去。他是那一代人的集大成者,你看到的是毛泽东青年艺术雕塑,其实这个雕塑代表的是一代人。湖南目前缺少这样的纪念馆,清水塘、韶山、一师范都是讲毛泽东一个人。 

          笔者:有没有总结出创作这个雕塑的几个阶段? 

          黎:还没理顺。这项工程是艺术创作、艺术工程、艺术计算三条线同时进行的。湖南、长沙很想把这个雕塑做成一个跨时代的百年工程,各方面的工作都做得很精细,要求太高,所以我做一个1︰10的小像就做了10个月那么久,像长征一样,要摸索,要推敲,我很可能失败,但我为艺术而努力推敲。 

          我是乙方,但我经常跟甲方争论,我们争论,是为工作的争论,为艺术的争论。我不在乎我个人的留名,哪怕我不赚钱,我也要争这个工程。这是我这样一个雕塑家对时代的一个汇报,一个交代。

        拼装雕塑

          我宁愿不做院长,也要做毛泽东(雕塑) 

          笔者:在你们的创作过程中,你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黎:最开始,我选的那个1925年毛泽东形象不太被人接受。那时候毛泽东尚有点娃娃肥,很像他的母亲。我既要求形似,又要求沧桑感。在边创作边修改的过程中,我最害怕的就是做出来不像。千百万人心中有千百万个毛泽东形象,我心中有我的毛泽东形象,都要顾及,那时候最苦恼。 

          当时做了一些小头像,由于时间紧迫,很想在2006年12月26日之前得到上面的认可,所以,10月份就要基本定下来,天天推敲,一度睡不着觉。例如毛泽东下巴上的痣要不要,犹豫了很久。1925年的时候,毛泽东确实没有痣。邵华将军2007年时曾来看过,她觉得在老百姓心中毛主席是有痣的,建议还是加上去,跟我们的看法不谋而合。 

          我在行政方面是院长,很多事情要处理,艺术创作与行政工作要兼顾,我都挺过来了,我宁愿不做院长,也要做毛泽东(雕塑)。这样一件大工程,对任何一个可以参与的雕塑家来说,都是幸事,值得花百分之一百二的精力去做。 

          【见证】 

          他们让冰冷的石头有了灵魂 

          笔者今年8月曾两次戴着安全帽爬上脚手架探秘雕塑施工,当时施工正进入难度最大的眼睛、头发部分安装。 

          整个雕塑仅眼睛部分就用了十几块石头,其中最重的有1吨,只能依靠塔吊送到指定部位。在雕塑的艺术创作中,青年毛泽东的眼睛要能展现出人物的内心世界,如何将几块冰冷的石头拼接成具有神韵的“心灵之窗”?工人们说,只能按照图纸的要求精确施工,一丝一毫的误差都不能有。8月27日,笔者在现场看到,负责监工的橘子洲开发建设指挥部负责人正要求眼睛部分返工。据悉,为表现出传神的眼睛,此部位已被要求返工数次。 

          头发的安装也是难点之一。据悉,远看比较飘逸的头发,其实是由七八百公斤重的石头打磨安装的,“一是重,二是悬空没有支撑,所以必须保证每块巨石都能找到独立的受力点,才能保证石头不会掉下来。”在精益求精的高标准要求下,头发部分的安装也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 

          这些高难度的安装技术均由来自福建的熟练石材安装工人完成,工程进展最为紧张的时候,脚手架上有100多位工人。他们都是很有经验的技术工人,大部分人有10多年的从业经验,还有人曾到日本去安装过佛像等。 

          笔者采访了两位专门负责装眼睛的工人,他们告诉笔者,自己有一年多没回福建了,吃住都在工地。“我们都是按图纸做,一丝一毫都不能差。”年长点的工人对笔者说。年轻点的工人则表示能参与到这个工程中,自己很兴奋,“这是在做伟人头像啊,中国有几个人能做呢?”一位22岁的工人对笔者说:“等我老了,我会跟我的孙子说,你们看橘子洲那个毛主席像是我做的!我要去炫耀炫耀!”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雕塑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雕塑家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艺术家/ARTIST
        艺术商城/TRANSACTION
      Processed in 0.377(s)   8 queries

      memory 8.785(mb)